第七百六十章 歲璃行醫錄


本站公告

    許家老祖速度極快,化為一道流光往許玉所說方向而去,在那位神秘的神醫離去前將其截住。



    “你這是何意?你家后輩不是已經被我治好了嗎?”歲璃一臉疑惑的看著對面的許一生。



    “葉神醫,你救治許玉一事許某感激不盡,我此來卻是為了另外一件事情。”許一生有些忐忑的說到,他并不知道眼前這位神秘的葉神醫是否會出手。



    “何事,你說說看。”歲璃問到。



    “我夫人修煉了一門寒屬性功法,但后來修煉出了岔子,寒氣反倒是傷了她的五臟六腑,我為她尋得一株火栽蓮,傳聞此蓮克制一切寒毒。然而她服用火災蓮后卻是急火攻心,霜毒火毒同時肆虐于五臟六腑,生命危在旦夕,我只好以秘法暫時止住她奇經八脈的流動,讓她的生機得以延續,然而維持秘法需要消耗大量仙晶。我也曾四處走訪詢問過許多高人,他們說一種古籍中記載的兩儀和合神丹可以治療這種狀況。然而這神丹聽說早已失傳,如今也無人能夠煉制。今日有幸遇到葉神醫,還望葉神醫能指點一二。”許一生猜想這個葉璃既然是出身于微塵界,神秘的微塵界或許還有這種神丹的傳承。



    歲璃看了一眼許一生感慨道:“想不到許家還有這樣一位癡情之人,那許玉的性格或許就來自你吧。世間之病癥未必只有一種解法,我能否醫治你夫人的病還要看到她如今的情況再說。”



    許一生臉色微紅,那是羞愧與激動的神色。“許某多謝葉神醫出手相助,無論葉神醫最終能否治好我夫人的病癥,我也會感激葉神醫的大恩大德。”



    “嗯,醫者仁心,不必多言,帶路吧。”歲璃故作高深,心中卻是有了數,別人沒有那失傳的兩儀合和丹但葉霄有啊,元始魔尊那個時代修煉功法并沒有如今這般正統詳盡,許多人練了不同屬性的功法互相沖突引發內傷都要靠兩儀合和丹來救治。只是后來前人留下的功法越來越詳盡,這種事情越來越少,這種丹藥也漸漸退出了歷史舞臺,最終失傳。許一生救妻心切為愛妻服下火栽蓮非但沒有解了妻子的寒毒,還讓她染上火毒,情況與當年修士修煉屬性相逆的后果相近。



    許家禁地,一位氣質溫婉的中年女子躺在玉臺之上,玉臺下面堆積了無數仙晶時時刻刻為玉臺提供能量,玉臺散發特殊氣息平衡者女子體內的寒毒與火毒,然而只是治標不治本。女子也毫無醒來的跡象。歲璃裝模作樣的看過女子的病癥眉頭緊鎖,看的一旁的許一生緊張不已。



    “如何?”許一生急忙問道。



    “寒毒火毒水火不容,恰若兩方均衡的勢力來回爭斗,永遠分不出勝負。你覺得如何化解?”歲璃問到。



    許一生眉頭微皺,覺得葉神醫在用自己夫人的病癥內涵許家與徐家的爭斗。“恕許某不知。”



    葉璃微微一笑,“天底下的感情唯有愛能包容一切,仇恨自然也需要以愛的化解。”



    “愛?”許一生更加困惑,莫非自己的妻子要用愛來感化?但自己難道還不夠愛她嗎?



    葉璃神醫微微一笑,“我有一方丹藥名為天人和諧丹可救治你夫人。”



    “什么?!天人和諧丹,我為何從未聽過?”許一生激動之余又有些困惑。



    “我微塵界的丹方又豈能是你一個世家所能知道的。”葉璃神醫嘲諷道,而后補充說:“此丹煉制的藥材我都有,唯有藥引天下難尋。”



    “藥引?什么藥引?無論再難我許一生也會想辦法弄到手!”許一生從未如此動容過。



    “此藥引名為‘無怨無悔’。”歲璃撒起謊來卻是越來越入戲。



    “無怨無悔?那是什么?”許一生焦急追問。



    “所謂‘無怨無悔’說罷了就是兩個真心相愛之人心頭血的混合物,然而無悔容易,無怨便很難了,要求提供血液的兩人心頭沒有絲毫怨氣,方能作為藥引,否則藥效不純。”歲璃解釋道。



    “兩個相愛之人的心頭血?這......”許一生有些犯難,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那些看似恩愛的夫妻是否真的恩愛,何況還要求兩人沒有怨氣沒有悔意,人生天地間哪能沒點怨氣。



    突然間許一生想起了兩個人來,立馬問到:“許玉與徐家那小子的可符合條件?”



    “這個嘛,許玉愿意為徐銳肉身擋住天雷,而徐銳也冒死擋下了你的攻擊,他二人相愛的確是真,但是無怨無悔卻是有些難了,你徐許兩家的關系能讓他二人心中無怨?”歲璃反問道。



    “這......”許一生一時間也犯了難,然而救治愛妻的機會就在眼前他又豈能錯過,而且這位葉璃神醫能在一天內治好許玉和徐銳乃是有真本事的人。“如果讓玉兒跟那小子喜結連理,能否達到要求?”



    “按許徐兩家的關系他二人本無結合之望,但如真能結為夫妻恐怕真的符合要求。不過問題是你愿意向徐家老祖低頭嗎?”歲璃又問到。



    許一生看著躺在玉臺上的妻子,面色復雜,他跟徐家老祖爭斗無數年,難道真的要向對方低頭?還是讓自己的后輩嫁給徐家的小子......雖然說徐銳那小子的天賦也配得上許玉。



    “多謝葉神醫了,此事還容我好好想一想。”許一生一時無法抉擇。



    “是該好好想一想,不過我可以保證的是只要能拿到藥引子,你夫人的病我有極大的把握,至少她也不會比現在差。”歲璃保證道。



    她的保證對于許一生而言乃是一技強心劑。



    “多謝葉神醫了,還請你在我許家暫住些日子。”許一生請求道。



    “可以。”歲璃一口答應了下來。



    送走歲璃之后,許一生在愛妻身旁靜坐了許久,漸漸的他發現許玉的模樣和自己的妻子的確有幾分想象,畢竟是血親之后。



    “當年的你跟那丫頭一樣吧,放棄榮華富貴,沒有選擇那些天驕人杰反而選擇了看似沒有什么出息的我。還好我足夠幸運,足夠努力才能修煉至神境。”許一生的眼眸突然閃過一絲釋然,“這些年我和那老狗到底在爭個什么勁啊,他可比我慘多了,兩任妻子都意外隕落。罷了罷了,就當是同情他向他低一次頭又如何。”



    從禁地出來的許一生再見到許玉時,她正跪在祖宗牌位之前一言不發,而許榮鑫則在一旁訓斥。



    “老祖,你來了,我已經好好教訓了這丫頭一頓,就讓她在這兒跪著,直到明白自己到底是誰為止!”許榮鑫說到。



    許一生罷了把手,“你先下去吧,我有些話跟她談談。”



    許榮鑫只好退下,心中還是害怕孫女被老祖重罰,畢竟是他看著長大的親孫女,他又豈能不疼。



    “玉兒,起來吧。”許一生突然說到。



    “是......”許玉一臉疑惑的看著許一生。



    “你是不是真心喜歡徐銳那小子?”許一生突然問到。



    “我......”許玉并不敢言語。



    “但說無妨,現在整個許徐兩家的人都知道了此事,你再欺瞞有什么意義?”許一生說到。



    “我是喜歡他,他...他雖然笨笨的,又很固執,但是我就是喜歡。”許玉大著膽子說到。



    許一生微微一笑,“那將你嫁給他可好?”



    “什...什么?”許玉的小腦袋一時竟然轉不過彎來,以為自己聽錯了。



    ————————————————————————————————————



    “這葉霄到底在玩什么把戲?他只要公開自己的身份,立馬能讓徐許兩家重歸于好,就算要撮合許玉和徐銳也是輕而易舉,何必繞來繞去。還是這家伙喜歡這種扮豬吃老虎的無聊戲碼?”一直跟著葉霄的林瑤完全看不懂葉霄一系列操作,此刻葉霄和洛青丠二人倒是直往龍珠大陸西面的挽風山而去,林瑤能看出葉霄的目的是擊殺那頭為禍人間的神境妖獸,在龍珠大陸立威。



    “葉霄,越往挽風山方向越荒涼,許多村子都是一村一村的逃難,甚至一些城池都空了。”飛在天上的洛青丠感慨道。



    “這是自然,齊家靠不住的時候他們只能靠自己。然而對面是神境大妖,只要它想他們根本逃不掉的,只是這大妖嘴比較挑只吃幼兒罷了。”葉霄解釋道。



    “齊家是七大頂級世家之一,背后更有自在神境高手,為何拿不下這神境的虎妖?”洛青丠好奇道。



    “他們若是全力以赴倒是可以拿下這虎妖,但這虎妖未必就沒有背景,要知道妖族也是有自在神境的大能的。如今我師父隕落,他們也害怕惹了一些強大妖族后無人給他們做主。所以也只能派一些神境過來警告那虎妖。然而那虎妖狡猾無比,人來了它就躲起來,人走了它又出來犯事。”葉霄說到。



    “那你打算拿那虎妖怎么辦?”



    “自然是殺了,如此明目張膽的挑釁人族,破壞人妖協定,若不殺怕是讓妖族更加放肆。”葉霄目光兇光。



    “可是你也說這虎妖背后可能有其他妖族大能,你不怕它們報復嗎?”洛青丠不安道。



    “所有人都可以怕,但我絕不能怕!我若怕了,就永遠不能坐穩這界王之位!何況若妖族真想對我出手幻蝶至尊也不會袖手旁觀,畢竟我這界王之位也是她親自承認的。”葉霄胸有成竹的說到。

5858xs.com
九游下载中心_九游游戏中心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