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鴻門宴


本站公告

    “呵哈~王君說笑了,妾仰慕王君已久,今日我們終于可以面對面聊一聊了!”



    西協美子颯然一笑,起身將肋差放回刀架,來到王學斌對面,款款而坐。



    “呵呵...”



    聽到這話,王學斌不由輕笑一聲,搖頭說道:



    “你還是換一個自稱吧,妾這個字聽起來太過曖昧,讓我感覺不舒服!”



    西協美子聞言娥眉輕挑,展開雙手,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眼,疑惑的問道:



    “怎么?是妾哪里失禮了么?王君為什么不喜歡用妾這個親近的稱呼?”



    “禮?哈哈哈哈!!”



    聽到西協美子的話,王學斌荒唐的笑了起來。



    “...怎么?尊駕的禮就是把我父母的尸身從墳墓里挖出來?然后準備當著我這個人子的面炫耀么?”



    西協美子聽到這話,神情一肅,起身恭敬的鞠了一躬,沉聲道歉道:



    “王君,實在抱歉,是美子管理無方,手下的人私自妄為,這才沖撞了令尊令堂,美子在這里向王君賠禮了!”



    說著,西協美子起身輕輕拍了拍手,一位王學斌頗為熟悉的面孔,顫顫巍巍的走了進來。



    見到來人,西協美子眼中精光一閃,幽幽的望著王學斌,側頭厲聲問道



    “渡邊桑!王君的父母是怎么回事?我要一個解釋!”



    “...老...老板...是...是屬下的錯!因為急功近利...這才不小心...誤傷了王sir的父母...都...都是屬下的錯...”



    “錯就完了?我們九菊一流的人什么時候這么沒規矩了?”



    聽到西協美子的話,那個壯漢老板雙腿一軟,跪倒在地,看著西協美子,哽咽的說道:



    “老...老板...我...”



    “嗯?”



    聽到下屬的話,西協美子輕輕轉過了頭,語氣森然的反問道:



    “怎么?道歉還用我教么?”



    聽到這話,渡邊野合連忙轉過身子,沖著王學斌不住的磕著響頭,一邊磕還一邊惶恐的道歉道:



    “是我不對,是我不對...對不起...對不起...”



    眼前這一幕,王學斌一直冷眼看著,嘴角噙著一絲冷笑,什么話都沒有說。



    西協美子見此眉頭一挑,一把抽出桌上的肋差,扔到渡邊野合的腳邊,看著王學斌,笑吟吟的說道:



    “王君不是好奇這把肋差的功用么?今天就讓這位冒犯了令尊令堂的罪人,為王君表演一番,助助興,不知可好?”



    聽到這話,王學斌雙眼與西協美子對視著,同樣露出一副笑臉,輕聲說道:



    “好啊!說實話,死了的日寇我不是沒見過,但剖腹這事還真是只聽過沒見過,要是能夠在您這里欣賞一番,那還真是不虛此行了!”



    西協美子聽到這話,神情一頓,隨即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呼出,轉頭看著癱倒在地的渡邊野合,溫柔的說道:



    “渡邊君,既然王君有意,那么就由你為王君表演一番,好不好啊?”



    “老...老板...我...”



    渡邊野合涕淚攪成了一團,看著西協美子想要說些什么,可還不等他開口,西協美子便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5858xs.com
九游下载中心_九游游戏中心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