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情愛就像是酸腐的月色


本站公告

    就像人類從來不會對一只螞蟻產生憐憫,那個女子漠然的目光中也永遠不會出現其它神情,但現在卻出現了。



    這就很讓人奇怪。



    因為按照審正南的說法來看,這倒懸天內的一切生靈都是當年的罪仙后人,這女子自然也是。



    由此可見她建造白玉墻,布下流云清靜的目的很大可能并不是為了釋放天上仙,而是為了阻止旁人將其釋放,從這一點來說雙方或許是站在同一陣線的人。



    她的目光應該出現憤怒和憎恨,而不是復雜。



    除非她想要打開那扇門,用此大功勞洗刷自身罪仙后代的身份。



    復雜之所以復雜就是因為看不透其中最想表達的意思。



    白玉墻化作星光消散,高山之后的面貌徹底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那名女子并沒有任何動作,李休等人也不曾踏前一步,周遭數萬人同樣止步不前。



    沒有往前走自然不是不想往前走,而是因為前方并不是坦途。



    高山之上并沒有山路,入眼之處一片山林巨石,談不上猙獰,卻絕對無從下腳。



    這座山很高,但形容一座山很高指的往往只是山頂,而不是山下。



    山下就是路面,路面自然很低,但這座山的山腳下卻彌漫著厚厚的一層云霧,云霧之下閃爍著粼粼光輝,那是水光的倒影。



    眾人的瞳孔微微縮成一點,這才看見那無數巨石樹木之下竟然并不是土地,而是水。



    這高山之下并不接連土壤,而是屹立在一座巨大的湖泊之上。



    千百丈巨大的魚兒在水下游蕩,云霧升起逐漸遮蔽整座山峰。



    山林之內無數妖異奇形怪狀不可測量。



    這很危險,但這或許就是仙境。



    時間流逝著,高山之前的變換卻并沒有消失,一道完全由云霧形成的階梯自高山之巔憑空生出傾斜而下宛若九天銀河一般落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這就是接引的橋梁,一個讓所有人都可以走上山巔的橋梁。



    在云霧之橋生成的瞬間,一股無形的波動劃過天空,那始終屹立在天上的神秘女子竟然是從空中落了下來,如同白玉般無暇的雙腳接觸到了地面,讓不少人都是眉頭一皺。



    現在的情況就擺在眼前,很顯而易見。



    只要走上這條云霧階梯,然后攀爬到高山之巔便能夠接觸到那份機緣。



    “你們上不去的。”



    就在眾人剛欲有所動作的時候,那個落在地上的神秘女子卻突然開口說話了。



    這還是她第一次發出聲音,即便是之前流云清靜被破除的時候她也不曾開口。



    就像是這般清冷的人一樣,她的聲音同樣清冷無比。



    沒有任何溫度和波動。



    “這條階梯就通往山頂,一片平坦,為何上不去?”



    李休看了她一眼,輕聲說道。



    白裙女子淡淡道:“因為這并不是普通的階梯。”



    “階梯就是給人走的,既然擺在這里,那就上的去。”



    “階梯的確擺在這里,但你們一定上不去。”



    話音落下,白裙少女便往前行走踩踏在階梯之上朝著山巔走去。



    就像是外界最普通的樓梯一般,行走之間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難度,有第一個很快就會有第二個,然后便是所有人。



    好在階梯很寬,足夠很多人一同登上。



    但不少人腳掌只是剛剛放在階梯之上臉色就是立刻發生了變化。



    因為在他們的感受當中,當身體踩踏在階梯之上之時便有一股壓力傳了下來,雖然不重哪怕是初境修士都能夠輕松承受,但這只是第一個臺階。



    每往上行走一步身體之上就會多一分壓力,雖然增加的不多,但要知道這條通往山頂的階梯足有十萬層之高,一層一層的疊加上去,又有幾人承受得住?



    感受到這一切之后無數人的眼神都是微微駭然,他們也明白了為何先前那女子會說沒人能夠登得上去。



    但通天階梯就在眼前,讓他們就此退去沒人甘心,也絕無可能。



    無數人腳踏著階梯行走在上面,走的都很簡單,尤其是修為略低者如那些初境修士行走之間就更是困難,直走到數百道階梯便已經大汗淋漓。



    “看來她說的對。”



    梁小刀踩踏著云霧,感受著肩膀之上傳來的壓迫力,抬頭看著行走在最前方的那個白裙女子,開口說道。



    李休點了點頭,淡淡道:“我只是很好奇,她究竟想做什么。”



    “你確定不是見色起意?”



    梁小刀嘿嘿一笑,調侃道。



    李休瞥了他一眼,然后身后拉住了聰小小的手,沒有說話。



    這條云霧階梯就像是一座獨木橋,無數人走在上頭但總會被擠下去,真正能走過的人沒有幾個。



    “看來我們之間的勝負,只能從這里分出來了。”



    審正南側目看著李休說道。



    李休說道:“無論用什么方式,你都贏不下我。”



    審正南眸子微微瞇起:“如果你還像現在這般閑庭信步的話,也許真的會輸給我也說不定。”



    無數人在登上階梯,每個人都走的很快,只是李休走得很慢,就如同與佳人在飯后走在湖畔柳下閑庭信步一般。



    這樣的走路方式很舒服,卻絕對算不上快。



    而其余人走得很快,尤其是那個白裙女子走得更快。



    最重要的是他審正南走的也很快。



    李休想了想,說道:“走得快并不重要,走的穩才重要。”



    審正南搖了搖頭,認真道:“又快又穩才最是重要。”



    李休面無表情,并不說話,只是自顧自己的行走,就像是完全沒有聽到他的話。



    就如同審正南所說這般,這條階梯很長,但總有走完的時候,這時候要比的就是誰更快。



    天地晴朗一片,沒有烏云,自然不會落下雨來,夜色逐漸降臨,今日的夜晚降臨的格外快,仿佛眾人剛剛踩踏在階梯之上夜天空便已經黑了。



    明月再次高懸,月光照在云霧上泛著宛若真正仙境的光輝。



    無數人踩在上面就像是在走一條升仙的道路,那個少女仍舊走在最前頭,淡淡的銀白灑在她的肩上,使她整個人顯得無比圣潔和清冷。



    在他身后落下了一條長長的銀華之路,宛若仙人遺存的腳印。



    審正南不遠不近的吊在她的身后,他并不清楚這個女子的意圖究竟是什么,也無法窺探其深不可測的實力,所以就只能不遠不近的跟著,確保不會發生什么意外,也確保能夠在意外發生之前追趕上去。

5858xs.com
九游下载中心_九游游戏中心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