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2章 不是沒法接受【7更為磨刀砍雞雞加更】


本站公告

    最終,尊尼汪還是從海里被找到,也被撈了上來,李誠沒打算刻意去找這個人,茫茫大海一旦真的失聯,人在海洋中又那么渺小,尋找概率真的不大。



    不過,是三哥還有本尼,各種跪下來哀求請李誠再多找會,甚至已經背叛了尊尼汪的阿辰、肯尼,都愿意從自己的財富里拿出一筆錢,求李誠在多找一陣子。



    李誠才讓船長忙碌了一陣子。



    等尊尼汪被撈上來時,已經在海水中泡了三個多小時,整個人都浮腫小變形了,更是被曬得嚴重脫水。



    等游輪重新殺回港島尖沙咀郵輪碼頭時,李誠從尊尼汪的戶口里又敲出了五百萬美刀。



    加上三個、本尼、阿辰和肯尼主動拿出來的,總數710萬刀。



    不可思議吧?這群家伙總財產,還不如賭神和陳金城,一把牌局賭的數額大。



    但這也不是特別奇怪,尊尼汪團伙里,有大量軍火實物還擺放在明心醫院地下倉庫,沒有變成錢。



    710萬刀,李誠拿六成五就是461萬,他自己加上從高義那里抄家來的272萬,美刀財富也733萬了。



    阿布、王建軍、李富三個分兩成,142萬美刀,人均47萬,換算成港幣又是三四百萬財富。



    剩下的106萬刀,就是多個做事的人分了,不只是上船的20多人分,就是看守阿斌三人組的,帶走阿辰和肯尼家人的,也要分。



    加起來三十多人,人均三萬。



    可三萬美刀,也是20多萬港幣啊!



    當李誠帶著團隊從郵輪碼頭下船時,他手下人群都是一個比一個激動,一個比一個斗志昂揚。



    這才多久?第三批抵達的那一群保鏢,才是港島第三天,很多人的身份證只是剛落袋,就各自賺了二三十萬。



    眾人下船時,很多都是還沒喝就醉了。



    碼頭外,聞訊而來的袁浩云、梁小柔也是樂顛顛來抓人。



    尊尼團伙主要成員,李誠還是打算把他們送進赤柱的,赤柱這個地方,自從有了上次對喪邦和托尼的騷操作后。



    他發現把人才們送進赤柱,是一個很好的訓練場。



    現在送進去,哪天需要他們賣命做事了,換個方式拉出來,那票猛人就等于可以被李誠操控使用了。



    就說這次尊尼汪事件,阿渣那個混混能提前在赤柱收到風……雖然阿渣收的風,不知道是誰要對付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時間怎么下手的。



    可你在赤柱,能和阿力跟著林昆這大莊家當臥底對比么?



    能收到一點風吹草動的消息,足以見證其作用和功效了。



    在回家的路上,李誠都笑著開口,“建軍,等下你買幾條煙,去赤柱送給阿渣。”



    “做了事,就要給點甜頭,下次他才會更有動力。”



    這次袁浩云和梁小柔逮捕尊尼汪,游輪上的軍火,李誠沒打算送給警方,全部留下來給自己的團隊使用。



    他是讓兩個猛探帶隊去明心醫院地下倉庫端倉庫的。



    那個倉庫里的軍火,遠比尊尼汪這次帶上船的更多。



    這是尊尼汪沒那么多現金財富的主要原因。



    大發橫財的王建軍樂的直笑,“別說煙了,上好的雪茄,我也可以私人送他幾盒,只要能對老板有用,這些爛仔,還是可以用的。”



    然后……



    等王建軍帶著幾條煙和一盒雪茄,連夜趕到赤柱探監時,探監室里,阿渣都懵逼了。



    眼前這貨比他弟弟托尼更年輕些,氣質更干練冷峻的多。



    托尼是陰柔、陰狠、王建軍則是冷酷和干練,但這張臉的確太相似了啊。



    阿渣那種詭異的視線,都看的王建軍差點沒忍住,起來暴揍他一頓。



    ……………………



    同樣是晚上,泰國某邊境地帶,一個小軍閥的駐扎營地里,掛了電話后,林昆一臉的崩潰。



    “昆哥?”一旁阿力發現老大表情不對,就試探著開口。



    林昆揉了下臉,“媽的,尊尼汪也栽了,和幾個重要手下全部等著去赤柱了。沒想到這次的事,竟然他才剛安排好,手下頭馬之三、阿斌、阿辰和肯尼就全反了他。”



    “坑啊,連尊尼汪都栽了,我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回港?”



    林昆這個老銀幣上次提了建議后,一見忠青社栽的太快太迅速,果斷跑路泰國。



    可他不可能一直安安心心呆在泰國啊,這畢竟是別人的地盤。



    原以為支持尊尼汪搞一把,有希望搞掉李誠,他就能回家了,現在尊尼汪栽的不比忠青社慢多少。



    更可怕的,還是重要手下在行動中反水背叛。



    李誠這殺傷力也驚得林昆毛骨悚然,他都懷疑,自己的人……甚至阿力都可能有些不靠譜了。



    一旦他想對付李誠,阿力會不會也直接反了他?



    當然,林昆不會把這類想法表現出來,他情緒控制的還是很完美的,現在的他,連在港島的工廠都沒被端,還沒到他懷疑阿力這一步。



    畢竟阿力一直是他用的很爽快的腳。



    阿力也是大驚,他是臥底,早早就把事情傳遞回了港島,告訴了苗志華那個高級警司,可他想不到,真到做事時,會是尊尼汪五個重要手下,一口氣有三個反了他啊!!



    你一多半重要手下都反了你,這個老大位子……就表示本來就坐不穩。



    “那我們……”



    林昆心煩意亂的擺手,“還能怎么辦,暫時在泰國呆著,要不然,去彎彎也行,咱們在彎彎那么多合作伙伴,去那里躲著也不是太壞。”



    不管彎彎還是泰國,都不是林昆老巢。



    但去彎彎,比一直呆在泰國親近些,更自然的多。



    想到這里,林昆抓起電話就打給了冠猜霸。



    四大莊家,駱駝躲到了馬車夫,倪永孝在白頭鷹國,冠猜霸是在馬來。



    做莊家做到這么悲劇的地步,林昆覺得很有必要和以前那一票重要競爭對手聊一聊,互相傾訴衷腸。



    他覺得,還可以去彎彎拜訪下雷總探長,也不知道雷總探長會怎么看待目前強勢崛起,威望如日中天的李誠。



    或者可以找一些中間人,背景分量強大的中間人,約李誠出來談一談?大家就這樣放下沖突恩怨,不要再盯著他們這些走黑道的去打?



    如果李誠愿意坐下來談談,就是像當年那樣,給李誠交數,也不是不可以啊。



    以前他們向雷總探長交過,現在換一個人交,不是沒法接受。

5858xs.com
九游下载中心_九游游戏中心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