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更糟的局面


本站公告

    一百多人的護衛隊,大致分為兩個組成部分。



    其中一部分是從流云家常備的護衛中,臨時抽調出來的,大約只有三十多人;而另一部分,是臨時招募的冒險者,近七十人。



    那些臨時招募的護衛們,又以幾個小型冒險團為主,除了克里斯汀所在的風狼冒險團外,還有荊棘草冒險團,以及禿鷲冒險團的部分冒險者。



    整個護衛隊,簡直就是一鍋大雜燴,要不是薇薇安實力強悍,能鎮得住場子,說不定早就出現內訌了。



    當云浪更為細致的了解到這些情況時,腦袋都有點隱隱作痛了......他這人還特別的喜歡“胡思亂想”,怎么可能不在此基礎上發揮特長啊!



    他忽的想到一種極為不妙的可能性,那就是:現在的他,有可能是一枚棄子......



    流云家人才濟濟,偏偏派出一個聲名在外的“廢物”,去閃金鎮繼任領主,這本身就很不可思議啊!這當中究竟隱藏著什么樣的隱情,他暫時不好準確推測,但又豈會簡單呢!



    而且,以流云家的實力,要想保護他安然赴任,應該不難辦到。但是卻沒有這么做,而是東拼西湊的臨時組建了一支“大雜燴”護衛隊,這不是明擺著別有目的嗎?



    或許,流云家的某些人,本就是想要借此機會,引出那些仇視流云家的潛在敵人吧.....



    成了,一個廢物換一個仇敵,至少不虧。



    不成,一個廢物死了,也沒什么可惜......



    他又不自覺的想起那個被認為是奸細的中年護衛臨死前說的話:“流云家從來沒有廢物。”



    那時的他,就感到有些奇怪了,為什么這個護衛會這么說,又為什么他會這么決絕的自殺......只不過,他那時剛穿越附身不久,了解的還少,想的還少,并沒有找到正確的方向。



    而現在想來,如果那個奸細是流云家族內某個人派來的奸細,也就容易解釋了......



    他感到憤怒,也感到心累,唯獨沒有震驚!



    “......薇薇安,從流云家抽調的護衛,你還能分辨出都是那些人嗎?”云浪帶著薇薇安,有意的遠離其他人,低聲詢問道。



    “主人,薇薇安能夠分辨的出,先前他們戰死了一些,只剩下不到二十人了......您是有事情需要吩咐給他們嗎?”她感覺氣氛有些不妙,慎重的低聲回答著。



    “你盡快去辦一件事,把那些人全部挑出來......盡可能的一個不剩。然后,命令他們盡快前往閃金鎮,就說是為了即將繼任領主的我,提前做好準備。”



    “主人,他們可是整個護衛隊的基礎啊,能為您監視哪些臨時招募的冒險者們,如果全部抽調了,可能會出亂子......”薇薇安有些為難的提醒著。



    “你先去做,等回來后,我再詳細解釋原因。”云浪怕她不善隱忍,就先賣了一個關子。



    薇薇安無奈領命,很快就把那些護衛們召集起來,并按照云浪的要求,讓他們輕裝簡行,率先前往閃金鎮。



    有些護衛,是比較愿意的,畢竟若能早些走出潮濕難行的暮色森林,不僅能少受點罪,也能少遇點魔獸的襲擾;而也有些護衛,則表現出了極大的不愿,他們的借口是“還要就近保護大人的安危,不能擅自離開”。



    薇薇安心里有些猶豫,就沒有極力壓制,吵來鬧去,就來到了云浪面前。



    這個主意本就是云浪出的,他當然不會有所動搖,就耐心的勸那些不愿先行的護衛們,并給出了三個頗為合理的解釋。



    其一,盡快通知閃金鎮的守衛,及早前來接應,他也能更安全一些。



    其二,他不可能很快抵達閃金鎮,若那邊沒有領主的人,有可能會引起混亂。而他們這些護衛,常年效力流云家,是值得信任之人,所以才派他們先行一步,彰顯領主的存在。



    其三,也可以督促并協助閃金鎮的名貴們,準備歡迎儀式.....



    那些不愿先行的護衛們,根本無法反駁,只得按照云浪的要求,不情不愿的先行離開了。



    等他們走后,薇薇安已經迫不及待的再次詢問其中道理。



    云浪對她頗為倚重,不愿瞞她,就大致說了下理由。不過在此之前,他先提出了一個問題:“薇薇安,以你對流云家的了解,偌大流云家能不能輕易抽調出百余護衛?有沒有必要臨時招募冒險者充當護衛?”



    薇薇安愕然,仔細想了想后,搖了搖頭,有些遲疑回答道:“對此,薇薇安也有些疑惑呢,只不過這是您的哥哥云海·流云大人的安排,薇薇安不敢質疑......”



    云浪怕她自責多想,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淡淡的勸道:“我不怪你,你也無須自責......”



    薇薇安心里好受了一些后,又眼巴巴的等待下文,她也能隱約猜測出,這件事很可能不太簡單呢。



    “我們一旦遇襲后,任誰都會在第一時間內聯想到那些保護不力的護衛們。如果保護我們的護衛,都是流云家的常備護衛,那么所要調查的方向,就相對單一,萬一再出現了紕漏,那么想要對付我的那個流云家的人,就勢必難以遮掩了。若臨時招募一些冒險者呢,就能有效的分散追查者的目光,間接給他流出更多的發揮空間!”



    “主人,您的意思是......云海大人想對您不利......”她面色大變,震驚不已。



    如果真如她主人所說,那以后的處境,可能真的難以預料了......



    “唉,有可能是他,也有可能不是他,更有可能是我猜錯了方向......但不管如何,那些流云家的護衛,是不能相信了,風險太大!”云浪實在不愿把事情往最壞的地方想,但如果不在此基礎上早做準備,那他就有可能迎來最壞的結局。



    他要活下去,就不能絲毫馬虎!



    “如果那些護衛不可靠......難道還要重用那些臨時招募的冒險者嗎?”薇薇安也是憂心忡忡。



    云浪又搖了搖頭:“現在這種情況,除了你之外,我不可能再輕信其他人了!”



    薇薇安聞言,俏臉猛然一紅,心里更是滿滿的,甜甜的。



    不經意間,她的那些擔憂和煩悶,隨之消減了大半。



    她偷看下看正在蹙眉沉思的主人,沒來由的信心暴增:我的主人絕不像傳聞中的那樣,是一個“廢物”,他只是不愿輕易表露出來而已!就像那些神奇的魔法造物,如非親眼所見,又有誰愿意相信呢......等著看吧,那些想要對主人不利的家伙們,一定會驚訝的合攏不了嘴巴,害怕的睡不著覺呢!



    而專心投入思考的云浪,很快就想到了一個“不太成熟”的想法......



    。



    隸屬于風狼冒險團的十五名護衛,被臨時抽調,他們需要陪同云浪和薇薇安,即刻返回先前同哥布林交戰的地點,尋找一件極為重要的已經遺失的東西。



    其他人,則繼續前行!



    等準備的差不多后,薇薇安單獨前來稟告:“主人,領主的信物以及正式的任命書涵,薇薇安已經取來了。”



    她小心翼翼的取出兩個巴掌大小的金色物件,一并遞向云浪。



    領主的信物,是一塊純金打造的方形牌,邊緣覆滿龍鱗,金光閃閃。



    它的正面是栩栩如生的飛龍翱翔的圖案,飛龍帝國的名字,分散其中,渾然一體;而后面則是閃金鎮的地形圖,以及云浪的全名——云浪·光羽·流云。



    任命書函有著鑲金的框體,龍鱗般的暗淡刻紋。



    在它的正面,是一座淡紫色魔法陣,是任命書涵的封印。據說,只有被任命的那個人,才能輕易打開信函,若是別人想要強行拆解任命書函,魔法陣就會啟動,進而直接摧毀任命書涵!



    領主的信物以及正式的任命書涵,就是領主身份的最重要的證明。



    云浪接過后,小心的收藏妥當。在不經意間,又嘆了口氣。



    在他看來,要是沒有這些東西,或許他正躺在華麗的城堡里,悠哉悠哉的享清福呢......不過嘛,這些東西既然到了他的手里,那他也不介意好好的使用一下了。



    “主人,那些財物數目巨大,讓那些護衛們看守,會不會.......損失太大啊!”薇薇安猶豫著提醒道。



    “我們就跟在后面,真出現了變故,還有補救的機會......而我更擔心的是,前面究竟還有多少埋伏的敵人!”云浪示意她搬起能量儲存罐,又不太確定的自語道:“如果我的擔憂是錯的,即便損失一半的財物,那也無妨。如果我的擔憂真的發生了,可能我們就能以此安然度過了......”



    薇薇安隨手拎起近200kg的能量儲存罐,渾然無覺的跟在云浪后面,一起朝著排列整齊的護衛們走去。

5858xs.com
九游下载中心_九游游戏中心官网